在线视讯

性欲极强的母女俩

详细内容请使用手机打开本页观看
我叫白小江,今年22岁,我长的高大健壮,英俊潇洒。爸爸叫白大雄,51岁,妈妈叫田天凤,48岁。我家住郊区的花园别墅,家境富裕,很小的时侯爸爸就给我说了三个媳妇,让我长大后选一个。我们这个家每一份子的生活都有点不正常。爸爸每天忙着事业上的交际酬又不时到各地分公司去考察业务,钱是赚得很多,可是一年头真难得见他一面;妈妈又因为爸爸常年不在家里,精神和心理都觉得很空虚,只有藉打牌和出国旅行来麻醉她自己,让她有事做,因此也是几乎常常不见人影,每天若不去朋友家里串门子打牌,就是不在国内,出国游玩去了。所以我在家里是完全自由地一个人生活着,肚子饿了有女佣人煮饭给我吃要用钱在爸妈的卧室里随时都有十几万的现金供我随意使用,因为将来不愁找不到工作,只要接下爸爸众多公司的其中一家,就够我安渡一生了,所以我在课业上也不是认真追求学问的学生,只是生活中觉得没有什么目标,充满无聊和空虚。
  
  这天,学校下课后,我不想回那没有温暖的家里,一个人在街上毫无目的地闲逛着。忽然背后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看却是我有一次在舞厅里认识的别校学生,他平日在学校的成绩并不好,但是鬼名堂懂得特别多,吃喝嫖赌样样精通,他一看到我,宛如见了救星一般,直拉着我要借五千元,我问他要这么多钱干什么,他神秘地挨近我身边低声道:「我知道有一个地下俱乐部,是一位外国人设立的,只限会员加,我一个朋友最近加入了,说里头大约有男女会员两、三百人,如果加入这个俱乐部,里面的女会员燕瘦环肥各擅胜场,只要双方合意,马上可以带到里面准备的小套房里结一段露水姻缘,事后各分东西,不必负任何责任。
  
  听说有许多在校的女学生、上班的女郎,还有些得不到爱情的旷妇怨女参加这个聚会,只是男人加入要手续费五元,之后每次参加又要缴一千元的场地费,女人参加则只要交第一次加入的手续费用,以后都不用再缴任何钱了,你有没有兴趣去参加?我的朋友可以帮你做介绍人,不然如果没有认识的人引导,陌生人是谢绝参观,不得其门而入的唷!」
  
  听他这一说,我早就血脉喷张,恨不得马上冲过去,忙不迭地答应他借钱的要求,并且爽快地说如果能连我都能参加的话,这五千元就不用还我了。他听得大喜过望,马上招手叫了一部计程车,两人直坐到郊外山麓的一座幽雅的别墅外,付了车资进门去了。
  
  他的朋友早就在那里等着他来,经过一番交涉,我也正式参加了这个俱乐部。我从口袋里拿了一万元替他和我自己缴了报名的手续费后,他的朋友从休息室的柜子里取出了两幅面罩,各给了我们一人一付,并且说明这是为了有些参加的会员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俱乐部所做的保护措施,当然如果男女双方在欢好后认为可以继续交往,尽可摘下面罩互换地址电话,以后还可以重续旧情。这是个天体俱乐部,所以规定与会人员一律裸体参加,里面的服务人员也不例外,所以我和我的朋友脱光了全身衣物后,就说好不必相候地各奔前程自寻欢乐去了。
  
  我刚一踏入大厅,耳中便传来悦耳动听的音乐,四面装璜考究,空气清爽宜人,配上柔和而略暗的灯光,十分幽雅高尚。我在柜抬边自己动手倒了一杯洋酒,来到舞池旁,从面罩的眼洞里望去,只见与会的男士们各个寸褛不挂地站着谈,有的肥胖如猪,挺着大肚子也不嫌累;有的却又瘦得像只子,身上的肋骨一根根的都能看得很清楚;而女仕们则乳荡、臀浪猛摇地在四处晃来晃去,大概在诱引着男人们的眼光,好让他上前去搭讪,合意的话两人才能成其好事,相偕去寻求巫山云雨的好梦。
标签分类
查看更多